<form id="xzdbr"><form id="xzdbr"></form></form>

        <form id="xzdbr"><form id="xzdbr"></form></form>

          <address id="xzdbr"><nobr id="xzdbr"></nobr></address>

            <address id="xzdbr"><nobr id="xzdbr"><nobr id="xzdbr"></nobr></nobr></address>

                 
                公司總機:010-8410-8866
                業務咨詢:?400-093-2688
                遼寧資源枯竭地區轉型的危與機
                來源:和君 | 作者:文 / 和君產城發展事業部業務合伙人 付龍 | 發布時間: 2020-12-09 | 938 次瀏覽 | 分享到:


                2020年是全面脫貧攻堅戰的最后一年,在全面贏得勝利之后,主戰場勢必會進行調整,聚集大量產業工人的資源型城市想必成為重點關注對象之一。


                NO.1 資源的詛咒


                資源對于城市而言既是寶藏也是詛咒,資源型城市的出現以及逐步走向衰落,是工業化進程中的一種客觀存在。特別是新中國成立后,隨著大規模工業化的展開,在計劃經濟體制下出現了一批以礦產采掘為主的資源型城市,經過幾十年的開采,這些礦產已經進入或正在進入資源枯竭期,陷入了產業發展的困境,伴隨而來的是諸如工人失業、經濟下滑、環境污染、社會矛盾凸顯等諸多城市乃至社會問題,因此也成為各級政府關注的一個焦點。


                資源枯竭型城市的轉型在全國范圍內都是難題,資源的枯竭是全方位的枯竭(不僅指原有的資源,更指人力、資金、技術等要素資源),轉型是全方位的轉型,非一日之功、非一人之力,不可能一蹴而就。總書記曾對資源枯竭型城市的轉型做過兩次重要表態:


                其一是2018年9月28日,于撫順提出“資源枯竭型城市如何發展轉型是一個大課題,要認真研究,不能急,要一步一步來。在找出路的過程中,首先要把民生保障好,特別是要保障最困難群體的生活”;其二是2020年5月12日,于山西提出“在轉型發展上,山西既要有緊迫感,更要有長遠戰略謀劃,要久久為功,正確的東西就要堅持下去,不要反復、不要折騰”。


                頂層指引的思路清晰明確,轉型的核心在于“找到正確的方向,堅持做、不反復”,那么對于這些城市而言,究竟什么才是正確的方向呢?


                NO.2 在困境中求生存


                資源枯竭型城市既有共性的一面也有獨特的一面,不能一概而論。國家自2008年已陸續發布3批共計69個城市的名單,其中遼寧共7處,涉及城市6座,占比接近10%。


                對于資源枯竭城市而言,如果說找到正確的方向這件事本就是一個困難課題,那么現階段的遼寧所面臨的一定是噩夢(困難+)模式,因為它是在中國轉型、東北老工業基地轉型、資源城市轉型“三轉疊加”的現實情境下尋求的變革。


                背景一:中國視角


                1)疫情導致經濟衰退已成定局,全球化協作速度減緩,各經濟體進入寒冬期,消費、進出口兩架馬車熄火,中國經濟很難獨善其身。


                2)在2020年最新的兩會中,中國已不再將GDP增速作為最關注的指標,而將“六穩”、“六保”作為政策的重心,其意不言自明。


                3)中國大規模啟動新基建拉動經濟,啟動傳統基建打通內部與周邊城市的互聯互通,但新基建主要面向成熟的城市,傳統基建僅在特定部分區域,對資源枯竭型城市的輻射效應相對較弱。


                背景二:東北視角


                1)受國際關系的影響、地緣政治的影響,東北短期內很難成為國家經濟發展的重點區域(參考對比:近期國家的第二輪西部大開發)。


                2)受新時代新地理發展邏輯的影響,先進制造隨人才流動轉移至超級城市的周邊城市,東北的制造產業支柱受創,整體面臨下行壓力,據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一季度,遼寧GDP增速低于全國平均水平,位列倒數第4名。


                3)產業慣性較大,牽一發動全身,轉型成本和試錯成本巨大,產業徹底轉型容易丟失產業積累的財富,且形成產業工人的失業。


                背景三:資源區域


                1)作為遼寧的兩大核心,沈陽和大連兩大城市的吸附效應遠高于溢出效應,造成中部城市的塌陷。


                2)中部城市面臨資金、人才、產業的全方面流出,在生死問題下,城市只能放寬產業導入原則,致使城市間產業逐步趨同。


                3)由于產業配套基礎薄弱,資源型區域很難接到產業的外溢,只能依托現有資源艱難維持。


                總體而言,資源型城市需要資金、資源的壓強來將區域帶出泥潭,但在現階段的背景下,遼寧很難像當年江蘇舉全省之力援助賈汪區(作為江蘇唯一的資源枯竭型區域,當年的規劃項目金額達到400多億),而中國當前也面臨著經濟發展的困境。


                所以現階段遼寧資源枯竭型區域的轉型是遼寧的一個縮影,更是中國的一個縮影,只是資源枯竭的層級不同、面臨的困境不同、轉型的重點和方向不同而已。



                NO.3 搶出來的機會


                盡管困難重重,遼寧的資源枯竭型區域就沒有機會了嗎?也不完全是,至少從區域發展的角度還有三種選擇,而最理性的選擇在于重點關注路徑一、積極推進路徑二、階段性兼容路徑三,因為路徑一靠機會、不確定,路徑三靠延續、不長久,只有路徑二是靠自身,既確定又可持續。


                在作家矯健的短篇小說《天局》中,講述了一個“勝天半子”的故事:“棋癡”渾沌是一個除了精通圍棋,其他方面都渾渾噩噩的人。在一個寒冷的雪夜,他執意要給棋友送豬頭肉,結果迷路凍僵在大山中,卻在恍惚之間,以山石為棋子,與“天”對弈,最終以自身為棋子,跪死在棋盤一角,“勝天半子”。


                對于遼寧資源枯竭型區域而言,路徑二就是這個天局,想贏得這場天局就要有以自身為棋子的勇氣,來謀局和布局。想真正的解決“資源竭而城不衰”的問題,就要回到城市和產業的內核里去尋找破題的答案,發掘原有資源潛力和歷史基因,找到創新發展的機會,從實踐的角度打響兩場戰役。


                戰役一:城市融入戰


                回到開篇“什么才是正確的事?”,對于人而言“在其位謀其政”,那么對于城市而言相類似的就是“什么樣的城市,做什么樣的事”。


                對于現階段的宏觀背景和區域背景下,被動融入是沒有機會的,只有主動出擊,重塑區域價值,成為那些關鍵節點的一部分,才有可能找到城市發展的勢,為自身的資源和產業賦能,進而融入線、跟上面、進入體。


                從遼寧區域價值重塑的機會來看,至少可以把握三個層面的機會。


                1)國際城市聯通的節點,如連接遼蒙歐的“錫赤朝錦”線中的錦州和朝陽、連接東北亞的沈陽、丹東和大連。


                2)國內區域聯通的節點,如連接京津冀和東北的葫蘆島和朝陽,連接遼寧和江蘇的各對口城市,連接遼寧與周邊省份的朝陽、鐵嶺等城市。


                3)遼寧的五大區域戰略節點,沈陽經濟區、沿海經濟帶、遼西北、縣域經濟、沈撫新區。


                以上主要指地緣層面的機會,更多表現為區域之間要素流通的節點,還有一些產業節點(遼中南區域)、政策高地節點(如沈撫新區)不另行展開。如果資源枯竭型區域是城市中的某一個區,則需要繼續下沉發現區的定位機遇,只有區域定位找的準,產業定位才不會偏。


                戰役二:產業融入戰


                城市融入是產業融入的前提,城市價值的重塑需要產業價值的支撐,資源枯竭型區域產業普遍面臨產業真空和產業驅動力減弱的困境,但產業不能推倒重來,因此產業的重構必然面臨新老產業、內生外引產業之間的融合。


                老產業潛力的挖掘,著重關注產業鏈是否有躍升的空間,屬于產業升級的范疇。新產業的篩選受區域的邊界約束影響明顯,對于遼寧資源枯竭型區域而言,可重點關注以下三方面的機會。


                1)全域場景換技術,優先關注北京中關村等高新技術產業園區及其他科研院所的科技成果轉化需求,接受北京的輻射,用全區域的產業機會創造技術的測試場景,為技術的落地提供空間。


                2)圍繞沈陽、大連兩大核心城市尋找產業配套機會,成為產業集群的組成部分,創造自身的產業價值,如沈陽汽車產業集群的汽車拆解、大連醫療產業集群的醫療器械生產等溢出至省外,暫未在省內發展的配套環節。


                3)把握政策性支撐的歷史性機遇,尋求成為省級資源匯聚的區域(如沈撫新區)或其協作區,創造對產業有足夠吸引力的優勢區域。


                總體而言,城市融入戰和產業融入戰是支撐路徑二的核心環節,在現階段只有努力“提升區域位勢實現城市融入、創造產業價值實現產業融入”,才有可能在“危機中育新機,于變局中開新局”。



                NO.4 總結


                兵法有云,“背水一戰、置之死地而后生;狹路相逢勇者勝”。對于遼寧資源枯竭地區轉型的噩夢(困難+)模式,任何時刻都有可能成為決勝的時刻,任何機會都有可能成為起勢的機會,只有主動出擊才能隨時抓住泥潭外伸過來的樹枝,想方設法將自身拉出沉陷的泥潭,而這件事宜早不宜晚,待到資源完全枯竭的那一天,隨之枯竭的還有轉型的自主權。



                熱門文章推薦
                更多 >>
                聯系我們

                掃一掃

                關注我們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北苑路86號院E區213棟

                郵編:100101

                聯系電話:010-84108866(總機)

                業務咨詢:400-093-2688(免話費直撥)


                国产口爆吞精在线观看 - 在线 - 视频观看 - 影视资讯 - 朝夕网